究竟是韩国电影基本思维的问题

我多么希望有朝一日,自己看到的韩国电影不再是营养贫乏的爆米花,亦或是一串光鲜亮丽的肥皂泡,而可以幻化为一种真实可见的生活。我看不惯历来的矫揉造作,亦看不惯莫名的歇斯底里,任何的情色的、暴虐的东西到了他们手里,都免不了要披上一件妖娆艳丽的遮布,韩国人同样不懂得正视历史,每当时代的曲调吹起,他们总会尽心竭力的自我美化和装扮,毫不考虑任何的真实与细节。 《霜花店》看到冷眼频临崩溃,不晓得什么毒药还可以如此恶性穿肠;《非常主播》则是好了很多,看罢有些温暖,却还是不情愿钻进金纸迷醉的漩涡。电影的野心很有限,格局不大人物不多,仅靠三个演员就撑起了一部老少皆宜的戏,饶是如此,导演对社会问题的洞见还是脱不开一贯的肤浅,除了密密麻麻的笑料,留给我们的似乎只是空空的爆米花纸盒,再也没有任何值得回忆的空间。姜炯哲乐于展示的,也许就是用广告片的手法来铺展他们的现代化家居,窗明几净、衣食无忧的温室生活终究离我们太遥远了,所以我看到的不是电影,而只是泡沫。 少女怀胎早已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问题,十五六岁的豆蔻年华,初中生的年纪,诞下自己的孩子并抚养成人。她们仿佛认定了这是分内的事,不去依赖男人,更不屑去追究“播种人”的责任,究竟这算是女性的襟怀还是母性的伟大。这些令我们看的含糊,导演也是一笔带过,毫不考虑任何的渊源和示意,这仿佛是另外一类播种者,只懂了撒豆却不晓得它们还须翻土、施肥、浇水、撒药……于是电影中所见的“父亲”形象的缺失的根本,究竟是韩国电影基本思维的问题。 这个无奇不有的时代,绯闻可以成就滑稽的章节,一个比女生还小五岁的男孩,顶多十一二岁的光景,就在邻居姐姐的子宫里种下了年轻的生命。我想任何东西都已经无法掩盖这样肤浅的命题了,原来他们想昭然的,竟是自己的“枪法”……小孩子一击即中,自然是甚准的,它的背后所阐释的是某个民族源源不断的“生命力”和早熟健壮的“生殖器”,我们自然不晓得他们有如此强劲的“资本”,至少在他们耽美而又柔弱的AV系列里未曾得见,到了舞台的镁光灯下,他们的小伙儿清一色的肤白腰细、长发遮眼、脂粉铺面,不像男儿郎,更似女娇娥。 世界不再是绯闻压死人的境况了,人们异常的欢迎起这种东西,三十多岁的外公、怀孕的学生妹,这些漫天飘飞在低俗小报上的“奇事趣闻”,如今反而冠冕堂皇的出现在主流电影里,真不晓得这个社会是在进步还是倒退。只是对那些制造话题的人来说,它还是惹下了不小的麻烦,假如认亲是一种家庭作业式的账本,那么超速三代其乐融融的最后演绎,是出于喜剧的概念,还是宣传早孕早育,就不得而知了。 迷乱之后,清清脑,发现爆米花也空了,电影谈不上欺骗,却依旧属于空心,曾经车太贤和今日的超女,无一例外的是那些缓缓上升的肥皂泡,风吹破了就只有虚无。泡泡上依稀能看到些人像与倒影,可惜哪都是真实之外的错乱,错乱就错乱吧,好歹耳朵还清醒,因为这次听的终于是国语。

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关于我们,转载请注明出处:究竟是韩国电影基本思维的问题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